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政经

盐改“收官”元年中国盐业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茆庆国被查

出处: 作者:常蕾 网编:陶凤 2019-04-19

2018年下半年以来,盐业市场进入静默。盐改结束的元年,平静被一则来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消息打破。

4月1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安徽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盐业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茆庆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关键的2014年

公开的履历表显示,茆庆国的盐业“生涯”开始于上世纪末。1998年1月,时任江苏省盐务局局长兼江苏省盐业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1年12月,任中国盐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正式开始其在中盐的职业生涯。履历表的最后显示到2014年,“2014年8月,免去中国盐业总公司董事长、董事、党委书记职务,退休;2014年10月,任中国盐业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长。”

这一年,不一般。2014年9月16日,中国盐业有限公司官方发布消息称,李耀强担任中盐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中盐股份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原中盐董事长茆庆国到龄免职退休。对于中盐掌门人的换届,彼时有业内人士认为是盐业改革的先兆。

2014年,广西桂林象山区法院还继续判处私盐售卖者入狱服刑。盐业垄断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盐业的垄断与暴利历来是争辩的焦点。过去我国盐业的管理一直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盐业有限公司作为唯一的“官方代理商”,管理着全国食盐年度生产计划,食盐定点生产盐矿每年生产多少食盐、调配到哪些省份,都需要中盐的指令。

然而对于各省盐业公司来说,从附近盐矿调盐和远距离调盐的成本相差甚远,这背后存在的利益寻租问题在行业内早已不是秘密。

果不其然。2016年4月22日,《国务院关于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发布,明确要取消食盐产销区域限制。同年9月8日,《关于做好改革过渡期间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食盐流通销售领域和食盐批发企业开展跨区经营有关工作的通知》发布,明确自2017年1月1日起,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和取得食盐批发许可证的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可以开展跨省自主经营。

其中盐企最看重的“取消食盐产销隔离、区域限制”,却在执行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不少省份盐业执法部门虽然知晓盐改的政策和精神,但由于本地利益纠葛,仍然以《盐业管理条例》为依据,处罚跨省流通的食盐。

2017年4月爆出的“脚臭盐”事件即与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最早查处“脚臭盐”的山东省,查处的食盐产自河南省平顶山,当时盐政稽查部门查处时,仅仅是用手“搓一搓”之后闻到盐有异味就查扣食盐,甚至拘拿商贩。

风暴中的中盐

无论愿意与否,改革的目标都指向了中盐。

最早创立于1950年的中国盐业总公司,现为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国有大型企业,在112家央企中排名第67位。目前中盐主要承担两大任务:一是做强做优,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二是承担全国食盐专营的生产经营任务,确保全国合格碘盐供应。

截至2011年底,中国盐业总公司的总资产规模发展到436亿元,盐的产量1462万吨,居世界第二,主要化工产品产能1449万吨,涉及盐化、农用化肥及农药产品、精细化工等领域,部分产品进入世界和全国前列,食盐供应和配送覆盖国土面积37.85%。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47家,职工5.5万余人。

就像川剧中的变脸,不同的形象在中国盐业总公司身上轮番上演,一方面,社会对其垄断经营的弊端持续批评;另一方面,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确保全国合格碘盐供应的担子并不轻松。

面对着外界关于食盐垄断经营利润高的声音,中盐一位省级公司人士介绍,事情并不像外界理解的那样简单。他认为,不能将出厂价和零售价进行简单的比较然后得出利润,“比如配送食用盐,在大中城市确实是有利润的,但是在边远地区的零售网点,是没有利润的。”而中盐总公司食盐专营部部长董爱民曾在2010年初撰文称,到2014年,食盐板块要实现7亿的利润,按此数据显示,“就是在每个用盐的消费者身上赚5毛钱。”

国资委企业监事会监事陈国卫介绍称,中盐与食盐生产者之间利益并不完全一致。2009年,全国28家制盐企业曾经联名做出了《全国部分大中型制盐企业对盐业体制改革的建议》,并通过中盐协会人士转交给工信部、发改委等相关部委。

但后来发现,《建议》中间出现了改动,原话是“在改革过程中,我们也想反映一点建议”,而最终上报文件中是“但我们得知,2011年食盐专营将完全放开,我们则非常担心。全国有2000多家制盐企业,如果都可以生产食盐,必将出现无序竞争,食盐质量无法保证,市场监管难度加大,食盐加碘防治碘缺乏病工作必将受到严重影响,后果不堪设想”。盐场方面认为这是被“掉包”,盐业协会的人反映的是中盐的声音,而不是食盐生产者的声音。

不破不立

有着20余年食盐生产销售经历的魏立营表示,“历史上对盐业实行专营有两个必然的条件:第一是食盐总体上呈现短缺局面,不控制容易出现囤积居奇和吃不到盐的情况;第二点是盐税是国家税收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经济体系的稳定,而现在这两个条件早已不是问题。”

2018年1月1日,中国盐业改革满“周岁”。按照国家发改委明确的改革步调,各省(市、自治区)应完成盐业主管机构与盐业公司的分离,彻底打破食盐不得跨省经营的地方保护屏障。

但盐改政策实施一年来,山东、江苏等地对外来盐企的扣盐情况依然存在,甚至出现多起盐企状告地方盐务局的案例。与此同时,盐业改革正逐渐打破区域垄断,市场竞争日益加剧。随着低价盐不断冲击市场,高附加值品种盐销售受阻、销量下滑,传统专营条件下的高利润率已不复存在。

这一幕幕镜像真实反映出目前的盐改现状。业内认为,行业洗牌将成为2018年盐改的重要成果,少数“大而全”企业加上众多“小而专”企业将构建行业新格局。

食用盐虽然是必不可少的民生用品,但是在居民消费结构中所占比例却在逐年下降,消费终端对价格变化反应并不灵敏。“中国人均盐消费量最高的是上海,平均每人每天不到1毛钱,在天津这样的城市,平均人均年消费量仅为13元。”一位中盐内部的工作人员介绍称。

如今的食盐已经没有了历史上“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作用,只是一种普通的调味品,从食品安全监管上来说,也不存在什么特殊难度,继续保持这个行业的计划属性,其实已经站不住脚。

2017年1月3日,发改委、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北京、河北等31省(自治区、直辖市)盐业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的复函,要求确保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各项任务。也就意味着截止到2019年1月1日,盐业改革工作应该已经全面完成。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

网友评论

发布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