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韩国亮红灯 预警全球经济

出处:国际 作者:陶凤 肖涌刚 汤艺甜 网编:王巍 2019-01-23

8(文在寅)

未标题-1 拷贝

“经济”一词在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新年致辞中出现了27次,但韩国经济还是亮起了红灯。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长2.7%,创下六年来新低。尽管各方对增速下滑早有预期,文在寅政府也将2019年的工作重点指向了经济领域,但随着全球贸易局势仍未明朗,加之国内就业环境恶化,文在寅让“韩国经济腾飞”的口号后面还打着一个大大的问号。而随着这只全球经济“金丝雀”的歌声渐弱,一种预警也已经隐隐响起。

出口就业双输

韩国中央银行韩国银行1月22日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GDP在剔除物价变动影响后,仅增长2.7%,创下2012年以来、时隔六年的最低水平。

在韩国银行看来,出口的疲软可能是韩国2018年经济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由于半导体等电子设备的出口减少,出口下滑了2.2%。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此前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韩国2018年12月出口意外同比下滑1.2%,之前分析师们预计为增长2.5%。

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家成指出,作为对外依存度高的外向型经济体,周边环境和全球贸易形势对韩国影响很大。中美两国分别是韩国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市场,受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两国制造业不景气加剧,这对韩国出口造成了冲击。

但韩国经济寒冬并不能全归咎于周边局势。文在寅政府在国内推行的经济政策也是“元凶”之一。李家成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文在寅上任后主推“收入主导增长”的经济路线,大幅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这对用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来说,打击巨大。

韩国就业网站Alba Call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有92.7%的个体工商户回答称,提升的最低薪资将影响其经营:其中17%的店主表示将考虑裁减现有打工人员,而7%的店主甚至考虑将关闭自有店铺。企业用工成本上涨导致雇工意愿下降。10月是韩国的传统招聘季。2018年10月,韩国就业人口共计2709万,相较上年同期仅增加6.4万。这是自2013年以来10月净增就业人口首次少于10万。

施政重心回归经济

对于国内经济红灯频闪,文在寅也感受到了压力。据统计,在2019年的新年致辞中,文在寅共提及27次“经济”、13次“创新”、10次“企业”和6次“就业岗位”。

实际上,自上台以来,韩国国内就有批评声指出,文在寅重外交、轻经济。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只提及了3次“经济”,而有6次提到“和平”,4次提到“朝鲜”。

虽然文在寅的外交努力也有经济方面的考虑,例如推动旅游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拉动经济增长。不过,李家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南北经济合作仍停留在纸面上,美国的制裁依然没有取消,要想落地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尚需时日。

而在新的一年,文在寅提出,“我们需要新的产业政策,以开辟创造价值的‘创新’克服我国经济的结构性局限”,争取2019年让韩国经济腾飞。“我们将正式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数据、人工智能、氢经济、智能工厂、自动驾驶汽车等创新增长投入预算。”

2018年12月,韩国政府宣布联合本国三大通讯运营商,在部分地区提供5G商用化服务,这也是新一代移动通信服务在全球首次实现商用。去年12月3日,韩国产业通商部发表新一轮扶持措施,支持并鼓励在境外设立工厂的韩资企业回韩国办厂兴业,提出将为把所有生产设施迁回韩国的企业提供最高100亿韩元的补贴。

但是,李家成分析称,大企业投资拉动新增长属于短暂性刺激。实际上,像三星、大宇等财阀本身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对于企业回迁,一项媒体调查显示,受访韩国企业中,96%的企业明确表示“无意将现有产能迁回韩国”,而仅有1.3%的企业表示“愿意积极考虑迁回产能”。

金丝雀效应

17世纪,英国人将金丝雀放入矿井,对空气质量进行检测,如果金丝雀停止唱歌,那么意味着空气已达到致人中毒水平。虽然残忍,但充满警示意味。而今,在全球经济的矿井里,作为最早披露上月经济数据的国家,韩国成了这只歌声渐弱的金丝雀,也成为经济学家眼中经济衰落的预警信号。

披露时间早只是一方面,让华尔街惧怕韩国金丝雀的是出口指标。虽然韩国经济体量不算大,但其出口的商品种类比较丰富,从石化到电子、手机等,且出口的对象包括中国、美国、日本等贸易大国,因此其出口的波动被视为其主要贸易伙伴经济状况的“晴雨表”,也意味着全球消费需求的强劲与否。

这不是韩国首次预警。早在去年5月,韩国出口就出现了两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彼时,美银美林指出,这也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都来到危险边缘,这对全球市场来说都很不妙。而在本月早些时候,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就曾对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局势表示出担忧。

虽然因为一只金丝雀就“唱衰”全球经济过于绝对,但面对目前贸易形势和各国层出不穷的难题,就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难以乐观起来。IMF于21日发布了最新《全球经济展望》报道,以“全球扩张趋弱”为题,并分别下调2019年、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个和0.1个百分点至3.5%和3.6%。这也是继去年10月,IMF两年内首次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之后的再度下调。

“前景的风险已经超出了此前预测中所考虑到的水平。”IMF给出的理由不止贸易的不确定性,包括美联储的不断加息、欧洲央行退出量化宽松购债计划、英国无协议“脱欧”等等。IMF认为当前的融资环境已经从去年秋季以来收紧,且公私部门的债务处于相当高的水平。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肖涌刚 汤艺甜/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